抗拒治疗者遇到我头低低

今天不是大姨妈来而是心血来潮,我想出去吃顿好的来慰劳自己,就叫入住民宿几个学生陪伴,一方面想借用吃饭时向其中一个学生道歉,民宿是我变相的医院。

用餐时我向她说:“老师今天就以茶代酒向你说对不起,原谅我曾经对你不礼貌,请放下对老师的生气吧!否则生气老师就不会完全吸收由老师设置的语音。” 我再偷窥她一下,仿佛她好像放下对我的生气,我可花了一顿饭近两百块,也应该放下吧!

她是精神分裂症的学生,第一次从新山来,可能是被家人骗过来,总是要从我的中心一次次想偷跑,她还在我不知情之下,电话给警方,惹来两个警察来捉我,说我在软禁她。如果我真的拷上手铐,那该怎么办呢?她又会跑到我邻近的轮胎店求救,她在跑我在追,追到我气喘如牛,她怎么可以残忍摧残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师呢?坏蛋鬼!

当我写这个帖子已经是她入住民宿33天了,我真的让她乖乖住上好多天,所以我常说,我是这类学生的杀手,他们的生命遇到我总是要头低低,对我无可奈何!

回忆当天我使出奶力,又拉她又捉住她,有发威也有很凶对她,我十八般武艺都使了,终于摆平了她,才有今天还算不错的效果,但比我预测的分数来的低,这应该要拜赐我的手法是刚的后遗症吧!因为还有残留对我的生气还没有完全清除,所以没有百分百吸收我的语音,今天期盼借用饭局来搞好关系,使她的效果能够更上一层楼,千嘱万咐你们别告密说是我的阴谋诡计!

我的爱对每一个学生都是很真,我的爱总是一一次感化了他们。我的时软时硬是我的心理战术,对着这类学生,如果没有两把刷子,肯定要躺在地上死到很难看。

学生的家人!你们看到老师这一幕幕的辛酸苦辣吗?看到了也应该打赏小费给我吧!